数字货币抑制不了房价但将终结美元霸权!

  近日,央行已释放出推进数字货币的强烈信号:一方面,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预计将在不久后正式挂牌;另一方面,央行推动的基于区块链的数字票据交易平台也于近日测试成功。这意味着在全球范围内,中国央行将成为首个发行数字货币并开展真实应用的中央银行,并率先探索了区块链的实际应用。

  数字货币是区别于实物货币(比如黄金、白银)、纸币和电子货币的一类新型货币的总称,它从发行到流通、记账、清算都数字化。数字货币从发行机制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中心化的数字货币,一类是去中心化的数字货币。前者的代表有我国央行正在研究发行的法定数字货币,后者的代表有比较知名的比特币。

  数字货币本身就是货币,而非一种映射;数字货币的发行会产生真正的新货币,数字货币的流通会是真正的所有权的转移。以国家信用背书发行的数字货币,我们称之为法定数字货币;不以国家信用背书发行的数字货币,一般会称为私人数字货币。

  这就决定了数字货币与微信、支付宝等平台不同,因为这些平台不管如何交易,其背后还是人民币为支撑。

  据悉,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的发行很可能会沿袭当前的二元货币发行机制。根据中国金融第十七期,人行数字货币研究小组发表的文章显示,央行法定数字货币体系包括一个币,两个库,三个中心。

  其中两个库就是指央行的数字货币发行库、商业银行的数字货币流通库。法定数字货币的发行很可能会沿袭当前的二元货币发行机制。根据数字货币发行总量,央行统一生成数字货币,即生产数字货币基金,存放在央行发行库中;然后再根据商业银行数字货币的需求,将数字货币发送到相应商业银行存放数字货币的数据库,即数字货币从中央发行库到银行流通库。

  目前,在数字货币的底层技术中,比特币的底层技术区块链技术被认为是可选的技术之一,随着技术发展,未来也许会有更先进的技术。而实际上,底层技术也可能会采用复合结构,比如人工智能、云技术、大数据、物联网等等都融合进去。而电子化、网络化和数字化是必然趋势和正在进行的过程,数字货币的研究正是顺应了这个潮流。

  以前本公众号的文章曾经指出:纸币是中国的发明,宋朝中国就开始使用纸币,时称交子。由于中国宋朝商品交易快速发展,使得市场对于货币的需求大幅增加,更便利的货币供给方式,纸币,应运而生。

  先是私人商号,首先使用纸币,称作私交子,作为商品交换的介质;后来由于私人商号的信用问题导致私交子无法兑付的纠纷时有发生,官府禁止私人商户发行私交子,改由官府户部,也就是财政部发行交子,称官交子。

  与交子的发展里程相似的是,数字货币的发行,最重要的原因是人类在信息技术领域取得了突破。与交子一样,在当今世界,首先发行数字货币的也是私人的比特币等。同样地,由于比特币来历不明,缺乏政府信用背书,所以无法大规模应用,最多只是国家信用背书的数字货币的试验品。

  现在,中国极有可能成为第一个综合应用私人数字货币试验品所涉及的底层技术,发行官方数字货币的第一个国家。

  数字货币与纸币相比,最大的一个优势是可追溯:只要有交易,就会涉及货币的交换,只要有货币的交换,就会在央妈的数字货币流通库中留下记录。

  数字货币一旦普及,央妈将实时监控任何一笔市场交易,这毫无疑问属于货币历史上的一个新纪元。

  如本公众号此前文章、、所述,美国所走的路子实际上是一条相对自由主义的路子,而中国则拥有国家主义强势政府的传统。最近王书记的发言,更是等同于宣告:中国将与美国式的自由主义经济道路说再见。

  数字货币一旦成为主流货币,毫无疑问,将大幅降低政府管理经济行为以及市场交易的成本,对于强调政府调控的经济体系的中国,毫无疑问属于一个重大利好。

  反过来看,主张自由市场经济的美国,其市场的核心诉求是:资本的跨国垮界流动,不应受任何政府的控制。背后的利益是高度发达的美国金融寡头,在自由主义市场之下,可以挟美元霸权以令诸侯,在全球范围内如蝗虫一样来去如无人之地,吃完一片又一片,割尽天下的韭菜。

  数字货币一旦成为世界潮流,美国的货币霸权将成为历史,由货币霸权地位以及自由主义经济形态带来的金融殖民主义必将覆灭。

  这几天天朝的楼市又在暗潮涌动,在天朝,不管身在何处,不管你买不买房子,房价暴涨带来的心灵的震荡,你都无处可逃。

  狗粮粮仓那篇封面文章,说的就是有一个人卖了北京的房子,在美丽的大理买了一个房子过着隐居的生活,北京的房价却时时刻刻提醒着他,他的房子卖亏了。躁动的楼市,让每一个中国人,实际上无法找到地方,安放自己的心灵。

  为什么学历不值钱,学区房值钱?因为前者是兑现的业绩,没想象空间;后者是概念,可以炒啊,这就是活学活用的估值方法。

  前面说了,数字货币极有可能将埋葬美国的金融殖民主义体系。但是数字币抑制不了天朝房价上涨,因为如前所述,天朝房价暴涨的锅,中国央妈坚决不背。天朝房价暴涨的锅,应该由全体热爱房产的天朝韭菜共同来背。

  不要一味去骂官府,因为天朝目前的住房拥有率,已经相当高了,高达89%,远远高于大部分西方发达经济体。住房拥有率如此高,一方面说明政府实际上很牛逼,基本实现了居者有其屋,另一方面说明天朝的楼市,很大程度是居民的一个投资品。买不起房,并不说明你没有房,只是你的房子可能不在大城市,可能不是太理想。可是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政府能保证每个人事事都称心吗?

  很多时候为了控制房价,官府还是蛮拼的,比如经常以推迟向开发商发放预售证来压开发商降低销售价。

  另一个同样要不得的心态,就是以为天朝楼市会崩盘。过去十几年来所有借用西方经济学理论预测天朝楼市将崩盘的人,最终都被市场打脸。

  经济学家谢国忠唱空了十几年的楼市,去年演讲说漏嘴了,说自己已经抛售了一切资产,除了房子。房子原本也想抛售,老婆坚决反对之下只好继续持有。不但如此,年年唱空楼市的谢国忠,实际上持有的房子数量相当地多。【文创币官方对接威信 wc22650】

  有的人还是要把天朝房价不崩,汇率不崩,经济不崩,当成是所谓资本管制之下的暂时状态,阿Q地说:有本事你开放资本流动,看你还挺不挺得住?

  但如本公众号此前多篇文章所指出的那样:央妈总共投放了不到三十万亿的基础货币,也就是说所有人在银行的净存款额,实际只有二十多万亿元人民币。如果你要去国外进行投资,比如说买房这种大额投资,官府是否有权审核你的资金是否自有?你如果一边欠着国内银行的钱,一边去国外买房,官府是否有权拒绝你这么做?

  所以,官府对于海外投资资本汇出的审核,是天经地义的责任,是对国家对社会的尽职。从另一个角度,其实也是对即将去海外投资的人的保护,帮助你降低风险,防止你踩坑里去。

  抵消掉互相之间的债务之后,社会实体拥有的净现金及等价物,只有二十多万,而且这些现金及等价物,很大部分掌握在官府及其控制的国企手上,真正属于住户部门的更少,根本不可能对人民币汇率及国家外汇储备构成多大的冲击。

  有人说,那我卖一套房子那就有钱用自有资金去海外购房啊。但问题是,如果这么干的人多了的话,房价一定会下跌,但现在不跌反涨,说明愿意把国内的房子换成国外的,只是少数,影响不了天朝楼市,也就影响不了天朝汇率和外汇储备。道理嘛,此前文章已经说过。

  啥时候可以取消或者放松海外投资审核?不知道,应该要等到天朝在金融领域的实力碾压灯塔国的时候,而数字货币在全球成为潮流,极有可能就是灯塔国丧失金融霸权地位的开始。

  打货币战,中共是老手,指望天朝货币崩盘汇率崩盘外汇储备崩盘经济崩盘,来给自己创造逢低买房的机会,还是洗洗睡了吧。

  有人质疑,这么一直涨上去,官府怎么解套啊?本公众号认为:只有在中央集权碾压地方政府权力的时候,才有可能通过增加土地供给来暂时缓解供需不平衡。这届估计是指望不上了,先等这届人民熬成下届再说吧。

  但是,长远而言,只要天朝韭菜们不改变热爱土地热爱房产的秉性,天朝的楼市就会一直涨下去,官府要做的是保障天朝公民的基本居住权,而不是控制商品房的价格。

  住房拥有率100%还会涨?还会涨。只要劳动生产力继续提高,住房拥有率200%为什么不行?为什么不能每户平均拥有两套房子呢?大城市一套老家一套能否成为标配?外国没有先例?可是外国的鸟和天朝的鸟,就不是同一种鸟,外国鸟只有一个窝,天朝鸟喜欢有两三个巢,为什么不行?为什么要用外国鸟的眼光,来看天朝鸟的行为?【文创币官方对接威信 wc22650】

  问题的关键在于天朝人民不消费面包,只投资房地产。如果歪果仁继续偏爱消费面包,不爱投资房地产,总有一天,天朝人民会把全世界的房地产买下来,这当然是一种失衡。

  所以天朝推动全球化其实是大秦帝国一统天下进程的延续,书同文,路同轨之外,还要人同伦,全球性的民族统一和融合实现后,才能实现世界大同式的重新平衡。

  个人在这个过程中怎么自救?本公众号认为:淡定点吧,别为了个房子影响自己的身心健康。首先要明白的是不要想着利益最大化,要能利益最大化的话,每个人都很快成为李嘉诚。

  具体到买房或投资,前面的文章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你如果想在大城市定居下来,就应该在大城市买房,而不是在老家买。大城市的郊区看起来破破烂烂的,工厂很多的地方,价格往往就是洼地,买下来以后政府配套慢慢完善,房产会升值得比核心区域更快,大家的贫富差距会因此缩小。

分享: